王大眼儿今天还是不对称

26极度好搞

【毕丁】吃烧烤的必备条件

●脑洞来源于大半夜的一个吃播(好饿)

●ooc


●一发完


●感谢观看,有意见欢迎指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丁泽仁又提议去烧烤,自从他回家之后拿来了一罐听说是老妈牌蜜汁酱汁之后,这件事情就天天挂在嘴边。可是人一直聚不齐,好不容易等到了毕雯珺也回来,四个人终于将这件事情提上了日程。
一个下午,趁着休息的时间,四个人溜达着往超市走,毕雯珺和丁泽仁在前面肩挨着肩,时不时的还碰一下,李权哲被黄新淳拉着手跟在后面科普早恋的危害性。就这样到了超市,丁泽仁有板有眼的将计划分布给大家,然后,然后发现场面完全不受控制。



毕雯珺拉着丁泽仁往没人的地方走,独留两个单身狗在后面跺脚,丁泽仁还心心念念他的薯片,他把毕雯珺强行按住:


“珺哥!等会儿,还没拿薯片,咱俩来...”他望了一眼四周:“呃...中老年服饰这边儿干嘛”毕雯珺心里想你只有你的薯片你都没有我来没有人的地方难道不是为了做点儿不能让人看见的事儿吗?


他把丁泽仁帽子一摘挡住唯一一个可能看见的地方,飞快地在丁泽仁嘴唇上亲了一下。路上小孩儿雀跃的心情都要飞出来了,帽子后面的链子随着小孩儿走路一甩一甩的,时不时的还抛出几个梗,毕雯珺被可爱坏了,完全失去了自制力这一种东西。


丁泽仁差点儿没从头顶红到脚底,连说话都磕巴了起来:“珺..珺哥,这是外面!被发现了怎么办!”


毕雯珺把帽子给丁泽仁重新带好:“所以只是一下啊”理所当然的让丁泽仁话都回怼不过去。毕雯珺笑的不行,他拉着丁泽仁朝零食区走:“下回我注意,现在去买薯片吧”提到零食丁泽仁更加兴奋了,他开始强烈给毕雯珺安利一款最近新出的口味表示真的巨好吃每次看海贼王贼下番。


“你是不是又在床上吃薯片了啊泽仁”听到毕雯珺的疑问才反应自己还是兴奋过头的丁泽仁觉得自己傻极了,还有自己爆料自己的。他讨好的拽了拽毕雯珺的袖子:“下回我注意!”毕雯珺眯着眼看了看无意识卖萌的丁泽仁:“可是你老忘啊,今天晚上我觉得可能需要认真的告诉你一下床是用来干什么的。”这下丁泽仁可彻底是从头红到脚了,他瞪了一眼毕雯珺:“抚顺人你怎么回事儿!”


等到二位谈恋爱谈的差不多终于回到被抛弃的室友身边,丁泽仁开始检查自己制定的计划到底有没有完成的很ok。


“李权哲你别老拿肉!你看你脸都胖成什么了!”丁泽仁捏住拼命塞肉的李权哲的脸。“我们需要点绿色!绿色!”他望着一篮子的各种部位的肉,无可奈何的放了两瓶雪碧进去。


“可是我想喝可乐诶”李权哲扒着车弱弱的说道。


“附议”黄新淳那边还不怕死的举手,完全忽视了丁泽仁宛如鼠王射线的眼神。于是篮子里唯一的绿色也消失了。



四个人提着一大堆东西朝合租的房子走去,路上免不了吵吵闹闹一番,丁泽仁学着网上教育宠物的方式拿着刚刚抓娃娃抓到的仓鼠逗李权哲,李权哲还乖乖的陪他演,逗得毕雯珺和黄新淳在后面笑的直不起腰。



等到终于到了合租屋,丁泽仁大手一挥:烤炉我抗!你们仨去抗菜!他把煤炭放在烤炉里哼哧哼哧往顶楼搬,不得不说最近偷偷举铁的效果很明显,放到天台时竟然没有大喘气,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朝着三个拿着菜的人炫耀:看看你丁哥!厉害不?



对于男朋友突如其来的幼稚毕雯珺仿佛早已习惯,他过去揉了揉丁泽仁因为一段时间没剪头发而已经变长的头毛:超厉害的。
“哎珺哥你这...夸的毫无灵魂啊!”



真正烧烤的时候丁泽仁是完全帮不上忙的,他就拿着手机对着其实是在打下手的毕雯珺拍来拍去,还发了一个朋友圈,文案是这样的:烧烤师傅上线。配了几张毕雯珺拿着签子盯着肉的样子。


等到真正的主厨黄新淳终于忙完手上的活端着烤好的肉来到桌子前,距离这个朋友圈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了,他拿着手机谴责丁泽仁为什么秀恩爱就算了还要抢他的功劳,丁泽仁嘿嘿一笑:珺哥比你帅呗!


黄新淳伸手准备捶他,奈何单身狗的威力还是抵不过一对整日秀恩爱的,在毕雯珺不经意的阻拦下,他终于败下阵来,但还是倔强的在那条朋友圈底下呼喊着其实是我做的大家不要信谈恋爱的人,他们都没脑子的!



四个大男人战斗力可是杠杠的,烤的速度比不上吃的速度,等待肉到来的闲聊之余丁泽仁伸手够薯片,结果拿到了黄新淳的特制辣椒味薯片,他灌了几大口水,眼泪汪汪的望着毕雯珺。毕雯珺拿着筷子腿敲丁泽仁脑袋:傻子。


丁泽仁气道:我都被辣到了你怎么还怼我!


毕雯珺捏他的脸:你上回不是趁我不在和你舞社那个扎丝汀不是一起挑战辣椒了??还发了朋友圈,看起来不错嘛!


丁泽仁委屈,天蝎座果然记仇。


傻孩子,这其实是吃醋知不知道。


酒饱饭足之后有一句话最能体现现在的情况,毕雯珺搂着丁泽仁早早进了卧室,用眼神示意黄新淳把李权哲看好不要晚上再来找丁泽仁打游戏。黄新淳了然的比了个ok,把李权哲拖到了自己房间里并且迅速带上了耳机,默默吐槽谈恋爱的二位简直就是带坏小孩儿的罪魁祸首。


第二天丁泽仁把薯片全部转移到了沙发上,他看着吃的开心的李权哲开始蹂躏手中的仓鼠玩偶,也没有把薯片放回去的想法,为什么呢,你得去问毕雯珺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毕丁】感冒对于恋爱的影响程度

● 一发完

●ooc

●现背

●有意见欢迎指出,感谢观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丁泽仁在掰着指头算自己什么时候给毕雯珺打电话合适,美国和韩国时差有十四个小时,再加上对方工作自己练习,两个人能聊天的时间少之又少,但二人都不愿意放弃这少的可怜的时间,就是抠也要抠点儿出来打个电话和对方讲两句话。可是打电话前夕必定是一场纠结战,于是丁泽仁躺在床上算了半天也没敢给对方拨过去。


李权哲还在外面催他去吃早饭,嚷嚷着今天有包子吃怎么可以不快点儿是不知道你三哥的威力是吧,丁泽仁嗯嗯的应着但却一点儿步子没动,李权哲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发现屋里这位还是没动静,又挂念着自己的包子万一被黄新淳全部消灭掉,只好抛弃自己的临时舍友冲到楼下拿包子但还是够义气地没有忘记丁泽仁的份。


等到李权哲啃着包子给丁泽仁来送早饭时,才发现这人还在盯着手机,也不知道盯了多长时间了,他把最后一口包子塞进嘴里,将手机夺了过来并且在丁泽仁过来抢之前成功的将给他的包子塞进了他的嘴里。


“给老毕打电话呐!”李权哲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帮你拨出去了啊!”他看着又要扑过来的丁泽仁眼疾手快的按下了拨出键。


夺回手机的丁泽仁没舍得按下挂断键,一边怒瞪李权哲一边紧张地捧着手机听着听筒内传来的嘟嘟声,这副模样惹得李权哲笑得更大声了。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对面传出了毕雯珺的声音:泽仁?你又起这么早啊?


丁泽仁在这边又瞪了一眼李权哲,声音却软的不行:“对啊,今天想试试新的舞蹈,你呢,珺哥你累不累啊?”


毕雯珺在那边说:“刚收拾完,应该没事儿了。”声音通过电流声有些失真,但依旧挡不住源源不断的想念,毕雯珺一字一句的说道,“泽仁,我好想你啊。”


李权哲在这边夸张的做鬼脸,然后立马被害羞到不行的丁泽仁轰了出去,结果隔着门板都能听见皮孩子给黄新淳爆猛料的声音。


“李权哲又皮了是吧。”毕雯珺笑道,“过去打他,二哥的人也敢欺负。”丁泽仁还在害羞,要知道平时那位连“”不要走“”这种话都说不出来,突然讲这种富有宣誓主权意味的话还把他打了个措手不及。


“珺哥...”丁泽仁倒在床上,头扎进被子里,声音闷闷的,“我也好想你。”


“就快回来了。”毕雯珺想想也知道丁泽仁现在肯定又把自己塞进了被子里,于是在挂电话前夕又来了一次暴击:“等我。”


丁泽仁感觉自己埋在被子里的脸快要烧起来了。


首尔最近开始降温,毕雯珺上飞机之前给丁泽仁打电话,对方一开口他就知道这小孩儿绝对又感冒了,叮嘱对方一大堆之后终于挂了电话,想回去的心更加急切了。“怎么少了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毕雯珺在心里叹气,“那就照顾他一辈子好了。”


抚顺人不讲情话是不讲,一讲情话就是世界毁灭级的暴击。


丁泽仁算了时间,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跑去机场等毕雯珺,因为机场人很多,自己又是背着经纪人出来的,只好躲在一个角落里给毕雯珺发消息。


“珺哥珺哥!我在机场。” 


“你跑什么呢,好不容易休息不在宿舍待着。”


“嘿嘿!想快点儿见到你!”
“想你想你想我.jpg.”


毕雯珺下了飞机按照丁泽仁给他的定位去找他,大老远就看见小孩儿带着帽子低着头玩手机,他大步走上前去,给许久未见的人一个温柔的拥抱。


等到丁泽仁和毕雯珺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回到宿舍的时候,黄新淳和李权哲已经等待多时了,两个人摆出审讯嫌疑人的架势要求丁泽仁解释一下为什么抛弃自己的兄弟偷偷出去接男朋友。丁泽仁摇头晃脑的当没听见,一副有了靠山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毕雯珺还在旁边威胁:“你俩挺皮啊!我俩天蝎座不知道吗?”说完他就拉着丁泽仁回了宿舍,将身后的大包小包丢给了黄新淳和李权哲:“有礼物自己分一下啊!”


回到房间的两个人终于有了独处的时间,毕雯珺收拾完搂着丁泽仁倒在床上,想好好的和自己许久未见的男朋友接一个吻,结果还没行动,就被小孩儿捂住了嘴:“会传染。”丁泽仁把手从嘴巴移到毕雯珺的眼睛上:“睡觉吧珺哥,飞这么长时间肯定很累吧”


长时间的飞行其实已经使毕雯珺身体疲惫到极限,他顺从的闭上了眼睛,但因为时差的关系,他其实并没有那么快睡着,身边传来的热度让他感到格外的安心,即使没有睡着,他也觉得自己轻松了不少。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过了一会儿,他感受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覆上了自己的眼皮,是丁泽仁的嘴唇,丁泽仁在吻自己的眼睛,与其同时毕雯珺还听到身旁这人还在碎碎念什么珺哥的眼睛太好看了吧。毕雯珺有点儿想笑,丁泽仁大概是觉得自己睡着了才会有如此举动吧,平常明明是一个亲他脸颊的时候都会超级害羞的人。虽然很享受对方少之又少的主动,但男朋友都这样撩了,怎么会有不行动的可能,他将身边人搂的更紧,在对方慌张的动作下睁开眼睛对着嘴巴吻了下去。


毕雯珺的吻坚定而温柔,不给丁泽仁一点反抗的机会,他用舌头撬开对方的嘴唇,掠夺着丁泽仁口中的空气,直到丁泽仁喘不上气,甚至眼睛开始泛出水光,才停止下来,双唇离开时还牵出了一丝暧昧的银丝。


 “会传染的!”丁泽仁委屈道,毕雯珺心满意足的亲了亲丁泽仁的眼睛:“才不管,传染也无所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